2006年10月7日星期六

感謝爸爸的愛得太遲

今天沒和媽媽做節,我選擇去了爸爸那裡。
其實不是因為我偏向那一方,只是和爸爸不是經常見面。
自他們離婚後,我至少有十幾年時間都是跟媽媽一起。

今天爸爸送左隻錶給我,雖然不是很名貴,但是那份情意已不能計算。
其實因為我單親家庭長大,我知道我爸爸依然覺得有負於我,雖然我已很多次說過沒有什麼負與不負,但他依然想從很多方面去彌補我十多年沒有爸爸的時間,好像我讀IVE,他就給了約四萬給我。

老實說,我雖然都是金錢世界中的人,但我絕不會貪自己父母的錢,亦不想靠他們給我什麼。
我真的不想他有這種有負於我的想法,看過我的同父異母的細佬和呀妹,其實都算是很乖,我都放心。

或者他倆唔當我是呀哥,但始終都算得是有血緣關係,加上不想因為他們令我爸爸操心,故有需要關心一下。

在父母眼中,廿五歲的我,依然好像未成年般看待,但其實我很想爸爸知道,我這十多年過得很好,工作上還算找到口飯吃,金錢上也有點積蓄,不用擔心我了。

我爸爸知道我讀IVE感到很欣慰,他很想我讀完IVE。
自小同父母關係不好,但人越大,就越覺得親情可貴,我爸媽都差不多50歲。
還有幾多年時間可活動自如...

看見我爸爸的白髮更想起古巨基的愛得太遲,廿五歲的我,已經算是堂堂男人,有很多心中的說話是很難從口說出。
他們不懂上網,更沒可能看到我的Blog,有很多說話想對他們說,卻說不出口。

很想對他們說,這十多年來,獨處的我過得很好,我很努力,我很愛他們。
在我腦海中,爸媽起一起的畫面已經是20年前,或者等到有一天,當我結婚時,在我的視野中,還可以再次同時一起見到他們。人總會有表裡兩面,總是到了一家團聚的節日就觸景傷情,一想起家庭我也會落下男兒淚....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