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3日星期二

憑甚麼鬧香港男人?(李敏)

憑甚麼鬧香港男人?(李敏)
《茶杯》第十九期 09/19

很多雜誌喜歡刊登女作者鬧男人的文章,有些人還勸我寫多些這類文章可以增加讀者數目。

可是我個人認為香港男人整體而言不算是糟糕的茶渣,試問問你家中的菲籍或印籍女家務助理,在她們的家鄉有多少男人可以擔起一個家?

他們不是有心無力的話,就是整天成群的坐在一堆躲懶。

剛剛跟宣明會到過緬甸,在探訪窮鄉僻壤時,多見女人在做家務及照顧孩子,而不少男人就是像一灘爛泥般絕望。窮困已經可以餓壞妻兒子女,但那些男人還要抽煙、酗酒,甚至好賭。

對!香港男人也有不好,他們好色,會上夜總會也會嫖妓;我當然不贊同這些娛樂,但最低限度,香港大部分男人都不容許自己「餓死老婆瘟臭屋」。

也許,有人笑我對男人的要求低,只要求他們顧家,但要知道一個男人如果不養老婆子女,那不是家庭問題,而是社會問題。沒有男人照顧的妻兒由誰照顧?由社會照顧!社會是甚麼?社會就是你和我交的稅(包括一些本已在努力工作來養家的男人,所以勤奮的香港男人不但養自己的家,也輔助了一些工作能力較弱的男人去養家)。

就拿菲律賓女人做例子,單是我一個家務助理就助養了三個弟弟和他們的家。香港女人縱使有負擔亦不會這麼沉重,其實我們應該感恩。

曾經勸我多寫文章鬧香港男人的編輯中也有男人,但我覺得不論男女都有不是的地方,做人不能太偏激,更不能嘩眾取寵。可是從這些男編輯的提議,我又看到香港男人是給女人罵慣的,他們根本已不介意,只要女人鬧得有趣的話。

可以鬧男人而男人又高興,女人甚至會得到酬勞,我想沒有太多亞洲國家有這種程度的女權。

在美國,人們說男女平等的意思是「男人不要欺負女人,而女人也不要臭罵男人」;在香港,女人可以隨便鬧男人。香港女的優勢,是因為在香港男人擁有紳士風度的同時,香港女人又巧妙地執著「社會弱者的優待」。

女人心情好時來一次AA制就是覺得自己可以與男人看齊,但心情不好時付賬就是男人的責任。忽然鼓吹平等,忽然愛做弱者,這樣比被稱為強者的男人更自由自在。

不是我對男人的要求低,其實我已經沒有與那些用黑布把女人由頭包到腳的回教國家相比,而即使比起西方最自由的國家,香港女人的自由度也很高,要做女強人、少奶奶還是混合體,悉隨尊便,香港男人容許女人有的是選擇。

當然,香港男人愛犯天下男人犯的錯,但他們去滾的時候總要千方百計地瞞著女人。這代表了甚麼?就是他們好怕老婆和女朋友的。要知沒有太多地方的妻子有阻嚇丈夫跟其他女人上床的能力,而香港女人是罕有地被男人珍惜。

香港男人的確有很多不是,但地球上哪個國家的男人是完美?

當女人放眼世界,就知香港男人不錯不錯。再者,香港女人一定不是地球上最溫柔的伴侶,我恐怕再過五十載,香港的女人會很寂寞。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