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星期一

布吉遊記2016-絕體絕命144小時之蜂窩組織炎

Warning:
以下內容含本人傷患照片,以144px小圖並加以馬賽克顯示,不會放大,應一般人可接受範圍,
如敏感或心靈脆弱者,請考慮離開本頁。


與其說這個是遊記,不如話這個是我7月頭再次去布超的慘痛經歷,我在第一天到埗已經染上惡毒的病 - 蜂窩組織炎(英語:cellulitis),寫這篇文主要是記錄我由染病到康復的這一個月來的事。
特別是頭幾天我病發時,人在布吉,發高燒,求助無門,上網搜尋這個病的成因,治療和後患,大多數都是重複又重複的內容,所以我定要寫篇文關於這個病。

我的旅行日期是7月1日去,6日返,雖然第一天不到本天就出事,但都總有點相片可以貼一下的。
原本凌晨1時出發的航班,因為布吉機場要短暫關閉,所以Delay到4點,當時機場真的沒幾個人,周圍逛一下見到有展區,展出60-80年代老香港的日用品。



Day 1

去到當地已經早上8點多,天氣很好,照上次一樣搭Mini Bus去Patong,我住在Days Inn Patong Beach,平價酒店來說很不錯,牆身還有USB充電插頭,一些異樣都沒有。



小睡一下就去芭東海灘,事情就由這裡開始發生。
當時已見到沙灘比我上次去髒很多,很多木碎的物體和海藻,可能去潮水漲退的問題吧。
由於當時浪有點大,自己其實又不懂游水,所以都是在淺水地方游走。
其實上次去已感覺水中是有東西咬我隻腳,總是有一點點獨到靜電感覺,但又說不清是什麼。



晚上去Jungceylon食Burger King,其實已經開始感覺不妥,胃口不太好,而且整個人就開始不舒服。
還以為是第一天坐完飛機關係,不以為然去酒吧街Tiger飲酒。
坐了一個小時突然毒發攻心,首先是發燒,然後是右腳的蛋蛋附近的位置很痛,換成女性的話就是那個比堅尼位,很痛很痛!是痛到走一步通一下。
不得了,立即回酒店,這個病病發很突然,而且很快,不到30分鐘已經演變成高燒,自己感覺到不是一般發燒,燒到我無力洗澡要立即要躺在床上,一睡就第二天。



Day 2&3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右腳依然痛,檢查一下自己右腿大脾內則,有紅腫的地方,按下去會痛的。
而小腿(則後期的重災區),已開始變紅,而且摸下去,皮膚明顯比沒感染部份熱的。


慢慢開始連企都企不到起來,連尿尿和沖涼都有難度,因為右腳只要一企直就會痛到要命。
而今天依然是發燒,本身已經沒有胃口,在泰國想找一些清淡一點的食物都不容易,所以這天我幾乎沒食過任何東西,只是不停飲水。
去樓下附近的藥房買退燒藥,用英文溝通,講極唔明,同店員講"Fever"又唔明,
我按住額頭七情上面講"Hot",佢以為我表演話劇,佢樣子還很開心。
一時又忘記帶電話用Google Translate,最後那間藥房賣給我的藥,上Google查證,原來是降胃酸的,FUCK!
那些藥是放進水中,那杯水就好似變成有氣的梳打水。


來到第三天,整天的"行程"就是去Jungceylon地下的藥房買真正的退燒藥和去下便利店買水。
我亦開始由病徵入手開始搜尋到自己患上蜂窩性組織炎,唯一擔心的反而是食肉菌,網上見到若食肉菌入腳,是要截肢的。

如是者第二和第三天又是留在酒店,在床上用手機不停看電影和上網。(幸好當時酒店Wifi速度良好)
去到這時,已經知道我整個假期註定要報銷了。

Day 4&5
來到第4天,今天發燒退了很多,但照自己頭暈身興程度,都應該還有少小燒,
但如圖所見,返而是腳開始嚴重起來,
感染部份已經由小腿蔓延到接近膝蓋部份,貌似嚴重燒傷,用手摸是不痛,但按下去依然會痛。
連腳毛都開始脫落...


由於機票旅保不包落機後的事,自己又沒有買人身保險,所以沒有考慮入住當地醫院。
發了一張腳腳圖上Facebook,有朋友都認為驚嚇度十足,都勸我提早回香港,
但最後還是決定等到正日6號回去,是因為自己還有發燒,二是真的行不到路,三是怕泰國出境有問題,反正都唔差在多一日了。

晚上去了一間叫Dr. Bangla Clinic的診所看一看,感覺上宰遊客的,第一天就收了我3100b診金,
還叫我打後兩日回去覆診,給我一個總數大約12000b的診金。
現在回想起是騙錢是因為本來這個病就不是幾天就醫好。
第一天他給我用吊鹽水方式去注入一些不明液體,又沒向我說明。
但肯定不是抗生素,半個玻璃瓶份量,抗生素來說,一次的份量似乎也太多了。


捱到第5天,眼見自己隻腳醫返都晒藥費的樣子,說不擔心就假。


隨便去便利店買最後的晚餐,杯麵跟蛋卷...唉....這個旅程就此在酒店中渡過了6天。
題外話是泰版合味道真是份量太少,難怪都是放在貨架最低,都沒人買的。
明天或者是最難捱的一天。


Last Day

早上起床就立即叫的士去機場,幸好布吉機場不大,不用走太多路,等登機證過關都不用排很久。
回香港4個小時的機程不是短時間,還要一直忍痛屈著腳坐在廉航的座位上,
我說最難捱就是這段時間,我早已有覺悟這4個小時是需要頑強的意志去支持肉體上的痛苦。



本來自己的計劃是一去到香港,就回家放下行李去明愛醫院急症室。
但是香港人都知香港的公立醫院急症室都是迫爆,所以朋友建議我一出機場應該連人帶篋去最近機場的大嶼山醫院。
我都同意這更直接,機場去大嶼山醫院,十分鐘就到,朋友果然冇介紹錯....
去到急症室,分流站已經把我列為危急情況,不用等,直接照X光,之後見醫生,她說要即刻入院。
要立即叫救護車並轉介至瑪嘉烈醫院骨科。
對我來說,要住院太突然,雖然知道嚴重,但上網看人家都是食抗生素就康復。
第一次進急症室,第一次坐救護車,第一次住醫院,全部發生在當晚。
好彩我行李有齊替換衣服同日用品,因為當時不知道要留多少日。

去到瑪嘉烈醫院其實我很緊張,平時見得最多病房就是看日劇,自己其實未踏足過。
入到病房時已經晚上約12點,全部病床都訓滿人。
護士過來幫我搞手續,說醫生會過來看我,坐在病床上一直等醫生,一等就等到4點多,睡又睡不著。



之後醫生來到,第一件事都係幫我檢查是否食肉菌。
他說食肉菌入腳的病徵相似,分別是受感染的部份,若放鬆後的肉是有點硬的,就可能是食肉菌。
醫生說患上蜂窩組織炎多數都是有傷口,即使肉眼看不見的傷口都會有機會感染,所以為什麼經常說落水前,要檢查一下有沒有傷口,只是太多人跟我一樣不聽勸告。而因為捱夜搭凌晨機的人,第一天到當地,身體抵抗力會較差,會增強感染機會。


之後住了兩天醫院,最難捱的就是每天早上6時會被人推醒,用濕紙巾抹面,原因不明。
每天都要注射三次抗生素,所以手上有一個接管長期間插在手上,隻手動一動都會有點痛。
早餐是白粥或牛奶麥片,午餐晚餐都極很清淡,清菜白肉。
由於事出突然,手機上我都沒存有電影日劇消磨時間,只能靠限速的4G數據上網,那兩天真的很難捱過,天天望出窗就是李嘉誠的生意.....貨櫃碼頭。
另一樣感到憂傷的是明明好好一個假期,一個失誤,搞到這樣,唉。



到第三天,醫生見到沒擴散或嚴重跡象就給我出院了。
開了一星期口服抗生素給我,約兩個星期後回去覆診,而出院的感覺如放監一樣。

Day 13
患病的第13天,腿上一邊已經痊癒,重災區依然未好,但已經可以走路,只是依然因為會痛而不能站立太久,
抗生素都食了一半,唯有等下星期覆診看看醫生怎說。


Day 20
覆診前一日,隻腳開始脫皮,我只可以用「二次大戰後的村落」去形容,整隻腳滿目瘡痍。
甩皮後的皮膚很幼嫩,就好似剛出生的寶寶一樣,但同時很容易受傷。


Day 21
上午11時去覆診,完全感受到香港的公共醫療負擔實在很重,醫生見到我的情況,開多了兩個星期抗生素。
我現在反而擔心這樣整整一個月都在服抗生素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Day 25
去到今天,第25日,除了皮膚還有少部份紅之外,疼痛感已經很輕微,走路站立問題都不大了。
相信慢慢就會完全康復,這段事故應該都告一段落。

這次事故,有得有失,得的是下次自己去旅行要更小心,不要恃著自己六尺大漢就亂來,
而且在醫院經歷了人生幾個第一次,會更愛惜自己身體,睡醫院實在一點都不好過。
失的當然是整整一個旅行沒了,原本熱愛的布吉亦留下陰影。
而圖文並茂去記錄這件事,主要是想一些同樣患病的人看到,
由於這個病由染上到病發可以是一日之差,希望能夠安撫到不安的心情,
至少如果當日我都找到類似的文章,有圖片去支持我判斷自己是什麼問題,
相信我心情會好很多,自己不會一些有奇怪的想法。
網上文章最深刻的是見到台灣一位女勇士自己放膿...這位美女手部亦患過蜂窩組織炎 - 感染蜂窩性組織炎其實很容易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