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2日星期四

走進日本最大貧民窟 居民稱被政府遺棄背叛


大阪的釜崎是一個城中城,也是日本最大的貧民窟,當地居民很多都是戰後日本建築業繁榮時期的建築工人。他們爲建設國家付出了辛勤汗水,最後卻慘遭政府遺棄和背叛。更可悲的是,釜崎成爲謀求連任的政府官員的眼中釘,將其從日本的地圖上抹除。


一名易裝癖者手拿麥克,一展歌喉。釜崎就像是一面鏡子,折射出整個日本的現狀。日本是一個老齡化國家,文化觀念正在發生結構性變化。戰後經濟複蘇時期,日本充滿著希望和興奮,現在卻陷入困境,一場可怕的人口危機正逼向這個國家。


釜崎的一名老婦。釜崎的現狀引起了慈善團體和非政府組織的關注,紛紛伸出援助之手,爲當地居民提供免費食物和醫療服務,爲無家可歸者提供安全居所。可悲的是,雖然志願者和慈善機構多方奔走,但最終未能從政府手裏拿到一分錢。日本政府似乎假裝這個問題不存在。


釜崎的簡陋商店,通常都不營業。1992年,釜崎爆發騷亂,共持續5天,據說與警匪勾結有關。2008年G8峰會前夕,釜崎又因警方虐待一名臨時工爆發大規模騷亂,共有2000人參與,持續了整整6天。



釜崎的一名易裝癖者。據說,釜崎的幫派公開從事非法活動,毒品和武器交易每天都在發生,賭場設在光天化日之下,而不是偷偷摸摸。近年來,幫派與居民以及警察之間的暴力沖突時有發生。


釜崎的一個小佛祠,人們會在這裏祭拜流産的嬰兒。釜崎共有大約60個幫派,與居民之間的關系非常複雜。居民的很多工作都是他們提供的,很多幫派成員生活潦倒,與他們提供工作的居民一同生活在街頭。與此同時,他們又掌控著毒品和賭博生意,有時還會搶劫居民財物。


兩名男子正在賭博,玩法與二十一點類似。休斯頓說:“日本貧民窟的居民都是辛勤的勞動者,雖然生活很艱難,但並沒有失去做人的尊嚴。一些人的心態很積極,耐心地找工作。不過,也有很多人沈迷于賭博、酗酒和毒品。”


睡在人行道上的居民。在溫暖的夜晚,很多男性出去喝酒,而不是呆在家裏。黎明時分,釜崎的居民便到當地就業中心排隊,運氣好的隨後乘卡車前往建築工地幹活,運氣差的就只能回家,與好友下棋,看書或者睡覺,打發一天的時光。


釜崎的一家小酒館。雖然生活窘迫,釜崎居民卻盡可能保持做人的尊嚴。他們以自己建造的臨時居所爲傲,居所內非常整潔幹淨。他們用紙板充滿墊子,走上墊子前脫鞋,而後放整齊。釜崎的大部分無家可歸者都是出色的建築工人,因失業無家可歸,而不是沒興趣工作。


釜崎的一名朝鮮族婦女。釜崎和其他貧民窟的一個最大差異是,當地居民的識字水平高的驚人,達到95%左右,很多人對日本經濟、國際市場和國際事務都有很深的認識。


釜崎的三角園,一名男子正在小憩。三角園充斥著棚屋,同時毒品泛濫,賭博成風。在這個貧民窟,肺結核、C型肝炎和高血壓非常普遍。由于沒有穩定的工作和家人的照料,酗酒現象非常嚴重,有些人甚至不惜賣床換酒。在釜崎,很多男性患上抑郁症或者染上毒瘾。


一條寵物狗。在日本,無家可歸的男性數量遠遠超過女性,主要原因在于女性能夠得到家人的更多幫助,而男性基本上只能靠自己。35歲以上未婚男性很難找到工作,因爲與已婚男性相比,他們給人更不穩定的感覺。


一名男人左手香煙,右手飲料,好友則趴在一旁打盹。現在的釜崎仍以男性臨時工爲主,但都是年邁的老人,平均年齡60歲。由于生存環境和醫療條件差,當地居民健康堪憂。據估計,這個貧民窟每天晚上就有2人死亡,冬季時增至5人。


釜崎的一座樓房,上面被蔓藤覆蓋,好似一個城市叢林廢墟。上世紀80年代,日本的勞動力需求達到空前程度。隨著大量外來務工者的湧入,釜崎的勞動力競爭越發激烈,加大了本地居民的就業難度。經濟衰退後,就業形勢更加嚴峻。


睡在地下通道裏的無家可歸者。上世紀60年代初,釜崎共有大約3.5萬名居民,其中有三分之二是臨時工。1970年的大阪世博會帶動建築業的快速發展,日本各地的人湧到釜崎,成爲建築工人。當時,釜崎居民的性別比例發生巨大變化,以年輕單身男性爲主。現在,這裏的男性比例仍遠遠超過女性。


釜崎的一條街道。釜崎的曆史可追溯到上世紀50年代,最初的居民很多是二戰難民。爲了討生活,他們什麽卑微的工作都幹,例如擦皮鞋和撿垃圾。隨著戰後經濟的快速發展,大量居民在交通運輸業和建築者找到工作。


釜崎的一名僧人。上世紀90年代初日本經濟崩潰之後,大阪的無家可歸者增至10萬,手頭還有點錢的人住便宜的旅館,無力承受的人湧入政府的收容所。不過,仍有很多人甯願睡在街上或者自己建造的陋屋,因爲收容所提供的居所面積很小,放不下家當。


一名坐在輪椅上的老人。釜崎每2000米半徑內的居民人數大約在3萬左右,具體數字不詳,因爲很多居民沒有固定住址。在這個貧民窟,大部分居民靠打零工維持生計。


大阪西成勞工中心,幾名男子在旋轉式柵門旁等待。由于工作崗位太少,能不能找到工作完全靠運氣。造訪釜崎的美國攝影師安德魯·休斯頓表示:“釜崎的老人生活極爲艱苦,很多人感覺自己被政府背叛。他們爲建設國家付出了辛勤汗水,政府卻遺棄了他們。釜崎這樣的貧民窟成爲謀求連任的政府官員的眼中釘,直接將它們從日本的地圖上抹除。”


大阪釜崎,一名因欠賭債眼睛被人打腫的男子。二戰後,日本經濟快速發展,建築業一片繁榮。當時,大阪的很多建築工人住在城郊區。現在,這些工人已經變成年邁的老人,所在的城郊區則變成日本最大的貧民窟——釜崎。在這個貧民窟,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簡直比登天還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