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9日星期日

應該讀「杜拜」還是「迪拜」?

呢幾日TVB都報導「杜拜」經濟問題,但我就日日都聽到「迪拜」「迪拜」「迪拜」,但又同時聽到著名的「帆船酒店」,咁究竟是「杜拜」還是「迪拜」?
但蘋果日報和香港Yahoo都是寫「杜拜」。


後來網上開始有人討論CCTVB新聞部,把香港一貫讀法轉至大陸讀法。所以我上網Search一下,最快速的答案就在維基百科:
杜拜(中國大陸譯迪拜)
杜拜- 維基百科

事實上我們的確是讀「杜拜」讀了十幾年,至少李蘢怡首「夜遊杜拜」由林夕填詞,你問林夕佢都應該會答你讀「杜拜」吧。

TVB呢次自我審查唔自教壞細路,還教壞我這個中年人,幸好有網友提出這個讀音問題,否則我就以為是兩個不同地方。

這令我想起陶傑的「弗吉尼亞州」和「巴鳩閉門高峯會議」,陶傑的確係有佢精彩之處。



日本首相鳩山,粵語怎樣唸?

不是說要「正音」嗎?香港的電視台和電台廣播人,多年來都裝扮語言學家,發音知識份子,把「機構」唸成機「夠」。
既然機「構」的正音是機「夠」,子音從 G,不是 K,那麼日本首相鳩山,明明該讀成 Gull山,怎麼反變成「溝山」?
鳩,音「 㞗」,不錯,就是與粵語裏的男性生殖器同音。 㞗呀 㞗的,電視的新聞小花,個個皮嬌肉嫩,難怪把這個字視同「敏感」,硬要把一個鳩山,唸成「溝」山,她是小花嘛,哪能說髒話?
然而,不是要正音嗎?鳩山的正音,明明是 Gull山,本來是很自然的事。新聞小花唸稿的時候,只要腦海中想着「關關睢鳩,在河之洲」,想着「鳩」是詩經裏唸誦的那種浪漫鳥,而不是男人褲襠裏的那隻毛茸茸的鳥,就能繼續保持純情,光明正大唸出來。
只要心中無 㞗,不想着男人老狗的那話兒,口中就有鳩。叫新聞小花把這個正音唸出來,不是要她接受強姦,怕什麼?
香港的電子傳媒工作者,有幾分真正的專業,真鳩不怕紅爐火,從這個正宗的讀音,一下就戳露了底。國語唸這個「鳩」字,從「九」,樣板戲《紅燈記》裏的奸角日軍隊長,就叫做鳩山,與男主角地下黨李玉和鬥法,鳩山請李玉和吃晚飯,實際上就是要拘捕李英雄,李玉和出門前,喝了他媽李奶奶送他的一碗酒,唱:「臨行喝媽一碗酒,渾身是膽雄赳赳,鳩山與我交朋友,千杯萬盞會應酬。」這就是國民教育、通識教育了,鳩山就是 Gull山,有什麼難以啟齒?鳩山訪問北京,與中國總理會談,就是「溫鳩會」。鳩山如果接待台灣總統馬英九訪日,跟小馬哥會談,就是「馬鳩會」或「九鳩會」。鳩山首相訪問美國,與奧巴馬會晤,怎麼說呢?猜對了,就是美日領袖的「巴鳩閉門高峯會議」。
香港的電視新聞廣播人,正音誤讀,禍害學生。為什麼電視記者在新疆被公安嚴打?祖國的公安打你,就是懲罰你把「鳩山」唸成「溝山」,打得好。

陶傑

陶傑:弗吉尼亞州

一 個 社 會 走 向 集 體 的 愚 蠢 , 往 往 由 細 節 開 始 。
例 如 叫 了 幾 十 年 的 「 維 珍 尼 亞 州 」 , 忽 然 向 北 看 , 華 文 傳 媒 , 愛 國 「 統 一 」 為 「 弗吉 尼 亞 州 」 。 一 個 香 港 人 , 港 大 、 中 大 、 浸 大 什 麼 的 , 弗 吉 尼 亞 大 , 簡 稱 「 弗 大 」, 用 香 港 話 來 表 達 , 港 大 既 簡 稱 為 Kong U , 那 麼 弗 吉 尼 亞 大 學 , 自 然 叫 做 「 弗 U 」 了 。

在 蘭 桂 坊 , 一 個 維 珍 尼 亞 大 學 的 香 港 留 學 生 回 港 渡 假 , 在 九 七 吧 , 泡 上 一 個 外 籍 空姐 。 鬼 妹 叫 了 一 杯 小 香 檳 , 用 很 輕 佻 的 眼 神 看 這 位 高 材 生 , 問 : 「 What university do you go, so? 」 他 答 : 「 I go to 弗 U 。 」

女 方 面 色 大 變 , 答 : 「 Oh, you're going to f × ck me ? 這 就 是 你 在 大 學 所 學 的 ? 」 把 酒 杯 重 重 一 放 , 五 官 扭 曲 成 像 希 拉 莉 。

香 港 仔 急 了 , 連 忙 解 釋 : 「 不 , 我 是 說 , 我 在 University of Virginia 讀 書 。 」

這 時 , 後 面 的 另 一 個 香 港 仔 插 嘴 : 「 我 知 道 了 , 呢 條 友 讀 Regina 讀 的 間 , 即 係 史 丹 福 , 幾 好 , 長 春 籐 喎 好 似 , 唔 怪 得 咁 有 信 心 溝 鬼 妹 喇 。 」

面 對 七 嘴 八 舌 , 鬼 妹 空 姐 不 忿 , 打 電 話 叫 在 街 頭 另 一 家 酒 吧 的 幾 個 飛 機 師 來 , 說 遇 到 了 性 騷 擾 。

四 周 的 香 港 中 國 同 胞 , 眼 見 事 情 鬧 大 , 一 個 貌 似 尹 子 維 的 酒 客 乘 三 分 酒 意 大 罵 :「 你 鬼 妹 , 唔 係 一 見 面 就 上 咩 , 佢 對 你 有 意 , 單 刀 直 入 , Make 一 個 Request ,有 咩 唔 呀 , 扮 上 菜 ! 」
「 係 , 香 港 回 歸 啦 , Hong Kong is now China , OK ? 」 另 一 個 也 一 隻 手 端 酒杯 , 另 一 隻 手 夾 一 枝 香 煙 , 嘴 巴 一 呶 一 呶 , 有 點 像 明 星 張 耀 揚 , 凌 空 一 指 一 指 。

留 學 生 有 點 急 了 , 他 不 想 糾 紛 擴 大 , 有 點 娘 娘 腔 地 , 閉 上 眼 睛 , 拚 命 搖 頭 , 緊 急 聲明 : 「 唔 係 呀 , 我 讀 係 Virginia State U , 我 唔 想 同 佢 咩 , 佢 誤 會 ! 」

「 咩 話 ? 你 讀 Vagina ? 」 第 三 個 酒 客 大 叫 : 「 即 係 Vagina Monologue 間 , 套 舞台 劇 我 都 有 睇 呀 , 女 勁 爆 粗 , 好 型 呀 ! 」 在 混 亂 中 , 外 籍 空 姐 眼 見 又 是 弗 , 又 是 Vagina , 懾 於 民 族 聲 威 , 乘 亂 逃 去 無 蹤 。

是 雪 梨 , 不 是 悉 尼 , 是 維 珍 尼 亞 大 學 , 簡 稱 維 大 , 不 是 弗 大 , 雖 然 你 妹 妹 的 Pat Pat , 線 條 相 當 迷 人 。 維 珍 尼 亞 州 不 叫 弗 州 , 忽 周 , 是 一 本 內 容 精 彩 的 娛 樂 雜 誌 ,每 冊 只 賣 十 元 , 各 大 報 攤 有 售 。

陶傑

弗 吉 風 暴

維 珍 尼 亞 州 , 叫 得 好 好 的 , 特 區 時 代 , 要 「 政 治 正 確 」 , 繼 續 「 維 珍 尼 亞 」 下 去 ,華 文 傳 媒 的 文 人 , 大 概 怕 「 祖 國 」 會 生 氣 , 一 起 向 北 看 , 「 統 一 」 為 「 弗 吉 尼 亞 州」 。

維 珍 航 空 公 司 , 不 知 會 不 會 改 為 「 弗 吉 航 空 公 司 」 。 簡 稱 「 弗 航 」 。

廣 東 話 這 個 「 弗 」 字 , 語 音 曖 昧 , 除 了 時 下 流 行 懶 音 , 跟 英 語 那 個 F 字 母 的 粗 口 發音 一 樣 , 還 像 「 狒 狒 」 之 狒 , 還 有 一 個 「 淫 窟 」 和 「 屎 窟 」 的 窟 。

維 珍 航 空 公 司 , 一 旦 變 成 「 弗 航 」 , 中 文 譯 名 如 果 呈 送 倫 敦 總 部 , 讓 英 國 老 闆 李 察 布 蘭 遜 審 批 , 布 蘭 遜 一 聽 , 一 定 會 皺 眉 頭 。

成 功 的 老 闆 是 很 精 明 的 , 尤 其 是 英 國 人 , 對 於 文 化 , 別 有 心 得 。 萬 一 布 蘭 遜 從 唐 人街 請 來 一 個 翻 譯 , 問 : 「 這 個 Fut 字 , 在 Cantonese , 還 有 什 麼 同 音 的 meanings ? 」 翻 譯 答 : 「 那 可 多 了 , 還 有 一 個 意 思 , 叫 做 , 叫 做 … … Hole 。 」

「 Hole ? 什 麼 Hole ? 」 布 蘭 遜 眉 毛 一 揚 。 英 國 人 對 這 個 字 , 通 常 是 十 分 敏 感 的 。

「 我 , 我 不 敢 說 。 」 唐 人 翻 譯 結 結 巴 巴 。 李 察 布 蘭 遜 會 意 , 從 皮 包 掏 出 一 張 五 十英 鎊 的 鈔 票 , 往 他 臉 孔 上 一 扔 , 說 : 「 Now, tell me 。 告 訴 我 。 」

翻 譯 說 : 「 在 廣 東 話 , 最 普 遍 的 說 法 , 跟 人 體 的 一 個 敏 感 的 部 分 有 關 , 叫 做 呃 、呃 … … 」 布 蘭 遜 何 等 精 明 , 一 聽 就 明 白 了 , 一 拳 頭 重 重 擂 在 桌 子 上 , 罵 一 句 :F × ck 。

維 珍 尼 亞 州 , 是 多 麼 富 泰 的 名 字 , 變 成 了 「 弗 吉 尼 亞 州 」 , 就 像 把 中 國 ( China )譯 為 支 那 , 有 一 種 在 森 林 跟 一 頭 狒 狒 的 紅 屁 股 打 了 一 個 照 面 的 驚 慄 感 。

愛 國 是 不 必 愛 得 這 樣 可 憐 的 。 何 況 特 區 的 華 文 傳 媒 , 譯 名 要 向 北 統 一 , 為 什 麼 還 叫「 碧 鹹 」 , 不 叫 「 貝 克 漢 姆 」 ? 或 者 美 國 總 統 : 大 陸 通 稱 「 布 雜 」 ─ ─ 那 個 雜 字 ,中 國 用 簡 體 , 寫 成 「 什 」 , 像 旺 角 街 邊 的 牛 什 、 豬 什 熟 食 攤 ─ ─ 大 概 是 「 布 × 這 個雜 種 」 的 網 絡 糞 青 風 格 的 簡 稱 吧 。 又 名 「 布 甚 」 , 因 為 「 為 什 麼 」 跟 「 為 甚 麼 」 是相 通 的 。

為 什 麼 華 文 傳 媒 卻 又 不 統 一 叫 「 布 雜 」 、 「 布 甚 」 , 反 叫 布 「 殊 」 , 除 了 搞 港 獨 ,還 讓 一 歲 的 嬰 孩 , 聽 見 那 個 布 「 」 , 手 就 往 褲 襠 抓 , 有 尿 尿 的 衝 動 呢 ?

主 管 華 文 傳 媒 的 那 伙 文 人 之 蠢 , 就 蠢 在 這 地 方 。 他 們 都 是 中 大 浸 大 這 個 大 那 個 大 的新 聞 系 高 材 生 , 都 很 有 自 尊 心 , 當 然 不 會 承 認 自 己 很 蠢 , 他 們 會 堅 持 下 去 的 。

只 是 維 珍 航 空 , 在 這 個 愚 蠢 的 華 文 市 場 , 可 就 有 點 了 。 每 一 次 去 歐 洲 , 經 倫 敦 ,我 都 乘 服 務 優 秀 的 維 珍 , 請 維 珍 的 香 港 總 經 理 , 守 住 這 條 防 線 , 不 要 改 稱 「 狒 吉 」 ─ ─ 聽 上 去 , 像 F × cked up , 也 就 是 「 玩 完 」 的 意 思 。 品 味 , 在 一 個 矇 昧 的 時 代, 從 來 是 處 於 少 數 的 。

陶傑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