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

地球不會出現巨大怪物?

剛睇完Cloverfield 末世凶煞 (好遲才有得看...因為我等DVDRip版) ,很多人說套片很差,但我覺得幾好看的。我遇到好既片,就會想理解多一點套戲既背景,會上IMDB睇下演員叫咩名,睇下套戲本身既FAQ,不過我發現一些幾得意既的事。

根據IMDB Cloverfield FAQ中既Could a creature really get that big? ,原來根據物理學同生物學,地球上係唔可能出現如哥斯拉般巨大的生物。大約係因為佢地承受唔起自己既體重。

我英文就唔太好,唔夠膽翻譯。大家可以自己去下面條Link睇睇:
Could a creature really get that big?
The Biology of B-Movie Monsters

2008年4月15日星期二

馬達加斯加13種奇妙生物

據美國廣播公司(ABC)報道,位于非洲大陸東南部的馬達加斯加素以生物多樣性著稱,這個僅佔地球陸地面積2%的神秘島嶼具有與世隔絕的環境,孕育了許多獨特的動植物與海洋生物,擁有約20多萬種動植物。以下是馬達加斯加島上最奇異的13種動植物。

1.西部毛狐猴

西部毛狐猴生活在馬達加斯加東西部森林中,已被列入馬達加斯加新動植物保護計劃名單。

2.巨型葉尾壁虎


巨型葉尾壁虎棲息于馬達加斯加島的蒙塔格尼。據研究人員估計,這個素以多樣性著稱的“熱點”盡管僅佔地球陸地面積的2%,但卻生活著世界上逾70%的脊椎動物物種。

3.光面狐猴

光面狐猴(Indri indri)是現存最大的狐猴,生活在馬達加斯加的馬納納拉諾德。馬達加斯加政府制定了將自然保護區面積增加兩倍的計劃,但是科學家表示,即便一些國家不能提供更多的土地,他們也能有效保護大批物種。

4.綠背壁虎

綠背壁虎(Phelsuma lineatais)是棲息在馬達加斯加北部的一種壁虎,猛然間看到它,相信很多人直起雞皮疙瘩。

5.佩氏冕狐猴

佩氏冕狐猴(Propithecus perrieri )是一種瀕臨滅絕的狐猴,能在馬達加斯加北部幹燥的森林地區發現它們的蹤影。

6.Pharmacophagus Antenor蝶

它是馬達加斯加最大的蝴蝶,只能在這個島嶼上發現它們的蹤影,生活在馬達加斯加南部、西部和極北地區的沙漠和森林地帶。

7.金身蛙

金身蛙(golden mantilla)是一種生活于馬達加斯加森林地區的青蛙,披著金黃色的外衣,時刻提醒獵食者它的致命性皮膚。這是科學家在馬達加斯加島上調查過的2300多個物種之一。

8.馬達加斯加樹蛙

這種大型樹蛙是遍布于馬達加斯加雨林地區少有的幾種兩棲動物之一。但科學家對它的情況知之甚少。

9.曼納拉納蛇

這種棲身于馬達加斯加森林樹枝上的蛇讓人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

10.猴面包樹

猴面包樹(Baobab)是生長于馬達加斯加的一種珍貴樹種,能經受得住幹旱等惡劣條件的考驗,已被列入馬達加斯加新動植物保護計劃名單。

11.指猴“肯塔納”

“肯塔納”(Kintana)是世界上第一只靠人工喂養的指猴,耳朵突起,牙齒似嚙齒動物。它在英國西部的布裏斯托爾動物園誕生。

12.發聲蟑螂 (寫這篇文時,我被這張相嚇一嚇,我必須把相片搞到最小,以防嚇壞自己及別人。)

馬達加斯加發聲蟑螂因為會發出嘶嘶的聲音,所以名字中有Hissing一詞。

13.卷尾豪豬

卷尾豪豬的粗硬毛發中分布著長而尖的刺,通常生活在馬達加斯加。

2008年4月9日星期三

孝感動天! 兒子跪求殮葬費 老父不忍隨即翻生

轉自: http://news.163.com/08/0407/10/48U0AIPB00011229.html
昨日中午12時許,記者在貴陽市百花劇院廣場見到一名老人睡在棉被上雙眼緊閉,一名中年男子跪在地上不停地哭訴:“我父親死了無錢安葬,求求好人幫助我吧!”過往市民見其一片孝心紛紛慷慨解囊。

“現在騙人的手法真是讓人防不勝防,”坐在該父子旁邊的賣酒煙的女士對記者如是說。她告訴記者,早上11時許他們父子來到大十字,老人在地上鋪上棉被後就睡在上面裝死,中年男子跪在地上行騙。“你們家住在哪裡,你可以到有關部門申請幫助,”記者上前向兒子了解情況,中年男子氣衝衝地對記者說:“要幫就給我錢,不幫就走開。”

隨後,記者一直站在距父子倆5米遠的地方觀看,過往此地的不少市民被兒子的孝心感動,紛紛拿出錢送給他們,在短短的2個小時內記者發現向他們“獻愛心”的市民達80多人。下午14時20分,兒子站起身,而躺在地上的“死人”突然爬起來,兩人收拾好道具,迅速離開現場。兒子見記者拍照,得意洋洋地說:“我知道你是記者,不是我們高明,只怪他們太好騙,這點手法都識不破……”


兒子向路人跪求安葬費


好心市民受騙捐錢


老父“起死回生”收拾道具


“父子”迅速離開現場

2008年4月8日星期二

IVE就畢業了

仲有兩個月,我就完成了IVE的HD課程,其實自己蠻開心的,還記得兩年前的7月,我看到IVE取錄的信,真是一個很大的驚喜,當日我都有把這事打上Blog - 青衣IVE 收左我讀HD了

撇開IVE質素,課程難度等等因素,我開心不是因為我完成到功課或考試,是因為我竟然可以堅持做一件事維持差不多兩年時間,每天工作10小時後,放工立即趕去MTR,還要在銅鑼灣站迫到頭暈,9:15pm放學又立即等巴士趕回家,雖然有走堂,但一星期總會有一兩天是這樣。
或者人就是這樣,以前細個唔鐘意學習,大個左就反而想進修。

由中五+會考零分這殺食的配搭,跳過什麼預科/証書/diploma,一躍而進HD行列,所以這兩萬學費已值回票價,但其實對現在的我來說並不滿足。
香港近年來很像台灣,在台灣,只要你有錢,基本上沒有可以進不了大學。在香港同樣是很多"學店",什麼HKIT,HKCT,HKICE這些辦遙距課程的,你只需要花5-6萬就可以得到一個所謂的澳洲某大學學位的時候,很明顯什麼HD已經不夠用。或者再花多幾萬和一年時間報讀OpenU的學士學位吧。

出來做事都已經差不多有8年,其實我很明白「識做人勝過識做事」。現實世界, 就算再有能力,一項工作都要有「人」參與,就會涉及人事,不是每個人都會盡量和自己配合,而自己亦不可能配合到每個人。
遇到一些麻煩友,出100%努力只會有50%收獲,不一定要推卸責任,互相卸膊,但這時候就正好需要冷靜和變通。

有時我會覺得,在IT行業的職場上,到某一位置的時候,單單工作能力還不夠,到最後,升職加薪的催化劑還不是學歷嗎?

見到很多大學Fresh Grad入職已有12000元的時候,自己就更為心酸,進一步推動了自己轉工的念頭,所以學歷這入場卷就更為重要。